东方旅游文化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东方旅游文化网 门户 查看主题

边东子:导弹先驱徐兰如

发布者: 轮盘 | 发布时间: 2017-4-25 18:01| 查看数: 3202| 评论数: 4|帖子模式

特稿   
  作品来源:2017年4期中国人物传记     
               
                       导弹先驱徐兰如                           
                            边东子

      1950年11月1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向盘踞云山的美军王牌部队“骑兵第一师”发起了攻击,炮弹如雨点般倾泻在敌军阵地上,剧烈的爆炸声震荡着山谷,炮火的密集度之高,火力之猛,让美军大为惊讶。尤其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这其中居然有火箭弹。这些火箭弹在极短的时间内像下冰雹一样,砸在美军阵地上。美军炮兵被打蒙了,“竟然半晌没有还击”。此战,我军共歼灭敌军2000余人,其中美军1800余人,获得了重大胜利。
      战后,美军曾认为,志愿军使用的是让德军胆战心惊的苏制“喀秋莎”火箭炮。其实,当时苏制火箭炮尚未装备志愿军。美军不知道,可能也不相信志愿军使用的火箭弹竟是中国自行研制的。这种国产炮兵火箭弹和它的六管发射器,也因此得到了“中国卡秋莎”的美誉。徐兰如,就是这种国产武器的主要研制者。从此,他与火箭导弹结缘,成为了我国火箭导弹事业的先驱。
                              
                              一

     1918年4月17日,徐兰如出生在江苏省江都县(现在扬州市下辖的一个区)的邵伯镇。它坐落在大运河边上,是个有着悠久文化传承的古镇。徐的父亲,是一位退休的中学老师,也许正因为如此,尽管生活拮据,也要请蒙馆老师到家中来教孩子们读书。开明的父亲还请了教数学和英语的教师,他们大都是勤工俭学的高中生。这样一来,没有上过正规小学的徐兰如,就有了扎实的中国传统文学功底,同时也有了一定的数学和英语基础。
      1936年,徐兰如从著名的扬州中学毕业后,考上了中央大学机械工程系。“八•一三”抗战中,南京遭到日本飞机轰炸,中央大学的校舍也遭到轰炸。因此,国民党当局决定把学校搬到重庆去,而学生则要各自设法前往。徐兰如只好告别了家人,背井离乡,跟着逃难的人群乘船沿长江赴重庆。一路上,他和那些逃难的北方学生一起唱着:“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森林煤矿……”想到被炸毁的校舍,想到不知何时才能再见的父亲和家人,他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更加强烈了。
     在中央大学读到二年级时,军政部兵工专门学校来招收机械、物理、电机系二年级的学生,学习三年后分配到兵工部门工作,待遇要比一般大学毕业生高。家境贫寒的徐兰如,一直靠亲戚资助,对此,他心里很不安,而兵工学校不仅是公费,还有生活补贴,再加上深埋在心中的,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于是,他就毅然报考了该校“造兵系”,也就是兵器制造专业。
      兵工学校在当时是一所很重要的培养兵工专门人才的高等学府,中国的许多著名兵工专家,包括一些参与“两弹一星”研制的著名科学家,如任新民、谢光选等也都是这所学校培养出来的。从兵工学校毕业后,徐兰如被分配到位于陕西省兴平县马嵬坡的西北修械所担任技术员。他第一次独立执行任务,就被派到天水和兰州去检查验收苏联支援中国抗战的武器。这些武器有步枪、机枪、火炮,其中既有苏联制造的,也有从苏芬战场上缴获的德国和芬兰产品。尽管当时兰州到天水的交通十分不便,但徐兰如不辞辛苦,顺利地完成了任务。
     1944年,徐兰如被派往美国学习兵工业务。他在飞越了危险的驼峰航线后,又乘美国运输舰在大洋上航行了一个多月。这期间,因为不堪忍受漫漫旅途的单调,有人甚至跳海自杀了。在美国阿伯丁兵工学校学习期间,徐兰如有机会近距离观察了缴获的德国的V2导弹和炮兵火箭弹,这让他受益匪浅。他也成为少有的,在那时见过导弹的中国人。1945年8月,就在他和同伴们准备回国参加抗战时,传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这对徐兰如来说,更是双喜临门,因为他回国后就要和一位美丽贤良的姑娘王静玉结婚了。
      回国后,徐兰如被分配到位于南京的兵工署技术司火箭科,担任“技正”,相当于副科长。火箭科的任务是主管火箭弹和无坐力炮研制。科里一共有6个人,科长是孙世笃,他也是兵工学校的毕业生。火箭科曾经在南京举行过一次展示,蒋介石也来观看过。他对无后坐力炮很感兴趣,还接见了孙世笃,要求多造这种炮。可是他不知道,当时的中国缺乏制造这种炮所需的钢材,因此,蒋总统的“圣旨”也就成了一张废纸。这时,还发生了一件怪事。重庆50兵工厂的钟林带来了他研制的4英寸直径火箭弹,就在演示获得了初步成功,人们兴奋不已的时候,研制火箭弹的功臣钟林却“失联”了,任凭怎么找也找不到。这件事一时竟成了无头悬案。此后,由于国民党在战场上的败局已定,政府已经无力、更无心研制新式武器,火箭科的工作便再无进展了。
      淮海战役之后,火箭科奉命撤往台湾。这时徐兰如家里住进来一位跑单帮的亲戚,名叫徐芝馨(后更名为徐执)。他的母亲是著名左翼作家张天翼的姐姐张家梅,徐兰如称其为“七叔祖母”。后来,徐兰如才知道,这位“跑单帮”的徐芝馨,其实是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情报员。由于一向对国民党不满,加上徐芝馨的影响,以及家庭因素等,徐兰如不仅拒绝随火箭科赴台,还和几位同事、好友约定,一起留下来等待解放。

                                 二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徐兰如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并随军进军大西南。在重庆,他不仅参与了接收国民党兵工厂的工作,还向准备进军西藏的十八军推荐了50兵工厂生产的57毫米无后坐力炮。这种炮在西藏昌都战役和1959年平定西藏叛乱的战斗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就在这时,徐兰如和二野军械处几位同事偶然在报纸上看到,研制火箭弹的钟林已经被任命为新中国的重工业部副部长了。原来,他早就是中共地下党员。解放前夕,他在国民党的兵工厂,用国民党的钱、国民党的设备,为共产党研制火箭弹。那次在南京试射火箭弹成功后,他就冒着重重危险,奔向了解放区。于是徐兰如和几位同事就写信给钟林,要求回归兵工研制单位。他们的要求很快得到了批准。徐兰如就和几位同事于1950年4月14日一起来到了沈阳的52厂(后改称724厂)。
      在724厂,徐兰如等人的主要任务是改进钟林的火箭弹。这种火箭弹虽然取得了初步成功,但是还不成熟,主要是所用的发射药不适合大批量生产,火箭的稳定性也不好。在724厂,虽然经过艰苦努力,制造发射药的难关被突破了,但是火箭弹在发射时仍然存在低温下乱飞的情况。经过研究,徐兰如发现,原来钟林的火箭弹是仿制美国产品,采用的是单喷口,尾翼稳定方式。单喷口比较大,冬天气温低,发射药燃烧不好,火箭弹就会乱飞。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徐兰如就想放弃大喷口,换成若干个小喷口,但这样的火箭弹无法装尾翼,飞行的稳定怎么保证呢?他就想到了曾经看到过的德国火箭炮弹,它的尾部开了一圈小喷口,这些喷口是斜的,不是直喷口。这样在飞行时,火箭弹就会一边飞,一边绕着纵轴旋转,也就是利用了陀螺的原理,飞行自然就稳定了。受此启发,徐兰如就把火箭弹的单喷口改成了9个小喷口,每个喷口都有18度的倾角,其中一个喷口还可以调节,以保证气温很高的时候,火箭也能够正常飞行。新的火箭弹很成功,并于9月25日通过了验收,被称为“427式火箭弹”。因为它使用的是六管发射器,有人形象地称其为“六管排炮”。这种火箭炮不仅扬威朝鲜战场,在越南奠边府战役中,也起了很大作用,让法军尝了苦头。
     1951年1月初,上级突然下达紧急命令,“限三个月内,给志愿军提供有效的反坦克武器”,并指定724厂研制步兵用反坦克火箭弹。这是因为在朝鲜战场上,美国坦克很猖狂,志愿军用手雷和炸药包对付它们伤亡太大,因此急需反坦克武器。上级甚至提出,如果研制反坦克火箭弹需要,可以把正在生产的427火箭弹停下来。
     当时世界上有两种单兵反坦克武器最有名,一种是德国的“铁拳”,一种是美国的“巴祖卡”。“铁拳”是用无后坐力炮原理制成的,但人们常误认为它发射的是火箭弹,把它叫做“火箭筒”。它的特点是轻便,构造简单,价格低廉,威力大,缺点是射程短,有效射程只有30米,而且只能一次性使用。“巴祖卡”发射的才是火箭弹,有效射程达200米以上。“巴祖卡”采用的火箭弹是单喷口、尾翼稳定。它的特点也是轻便,一个人就能发射,威力也不错。
     中国在研制自己的反坦克火箭弹时,当然要充分考虑自己的条件。为了尽快拿出产品,满足战场急需,徐兰如就根据研制427火箭弹的经验,采用了多喷口旋转稳定方案,还采用了空心装药聚能战斗部。当时,这在中国还是一项新技术。为了研制反坦克火箭弹,徐兰如不仅要加班,晚上和星期天都不休息,还曾两次冒着生命危险,亲赴朝鲜前线。
     经过刻苦攻关,反坦克火箭弹终于提前研制出来了,它的直径为90毫米,药室长度为135毫米,因此被命名为“135式90反坦克火箭弹”。它能击穿105毫米厚的装甲,对付当时朝鲜战场上的敌人坦克。为了更有把握,工厂和部队还到朝鲜去,用被打残了的美国坦克作试验,证明效果很好。于是上级决定大量生产。
     志愿军入朝之初,严重缺乏反坦克武器。美军多次利用坦克从我军的包围圈中突围,或是利用坦克解救被我军围困的同伙。最猖狂时,甚至用坦克架起银幕,在我军阵前放映电影,进行所谓“心理战”。在装备了90反坦克火箭弹等反坦克武器之后,美军坦克便威风不再,战场状况大为改观,志愿军取得了多次重大胜利。例如,1951年10月8日, 美军和南朝鲜军队,以40多辆坦克,在文登里地区对志愿军实施“坦克楔入战”,我军用火箭筒等反坦克武器,阻击敌军坦克。经过24天的激战,共击毁敌坦克38辆,击伤9辆, 志愿军的一位火箭筒手,一人就击毁了7辆美军坦克,创造了我**箭筒射手击毁坦克的最高纪录。
     “135式90火箭弹”完全是自主创新的产品。它既不同于美国的尾翼稳定,单喷口的火箭弹,也不同于德国采用无后坐力炮原理的“铁拳”,而是采用了多喷口旋转稳定的原理,可以说是“独树一帜”。因此,有人说志愿军使用的反坦克火箭是仿制的,这是错误的。从此,90反坦克火箭弹就成了志愿军最有效的反坦克武器之一,直至抗美援朝战争结束。
      1951年底,因为成功研制出火箭弹,北京兵工总局指令沈阳兵工局,发给徐兰如等八人一等奖,谢光选等二十几个人二等奖,还有200人得了三等奖。

                                  三

      1956年,徐兰如调入新组建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六室,也就是总体结构室,从事导弹的研究、设计和制造。当时,苏联交付给中国两枚P1型地对地导弹。其中一发是教学弹,一发是可以发射的实弹。为了让中国的科技人员了解导弹,并进一步对P1导弹进行仿照设计,徐兰如和谢光选等人带领六室的人员对P1进行了拆解和测绘。然后,又重新组装起来,目的是让中国的科研人员对导弹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1957年10月15日,中苏国防新技术协议签订。苏联同意提供较P1先进的P2导弹,供中国仿制,当时的代号为“1059”。本来,因为工作需要,徐兰如已经调任七室,即材料研究室副主任(正主任暂缺),还主持设计了无控火箭弹“上游二号”。这种火箭弹射程为48公里,目的是打击金门全境,封锁沿海岛屿。就在“上游二号”取得初步成功时,由于台海形势趋向缓和,徐兰如根据上级指示,停止了该型号的研制,转而仿制“1059”导弹。他被调到梁守槃为主任的总体设计室任副主任。
      当时中国的工业基础很差,美苏等国是在雄厚的工业基础上发展导弹和航天事业,中国则是通过发展导弹和航天来拉动基础工业,提高工业水平,因此困难重重。开始,徐兰如主要负责设计部门和工厂的协调工作。因为当时总体部的设计人员有不少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虽然会把图画出来,却不知道工厂怎样把它们造出来;而工厂为了便于制造,也会提出改动设计的要求,但有些要求是不符合设计规定的。因此,设计部门和工厂成了一对“欢喜冤家”,虽然谁都离不开谁,但又往往因为产品能不能造出来而扯皮。徐兰如作为设计部的副主任,又有长期在工厂工作的实践,知道怎样让画在设计图上的东西变成实实在在的产品。他和设计人员和工厂的技术人员、工人都很容易沟通,这样就大大加快了研发进度。
     不久,总工程师顾天训因病不能坚持工作,徐兰如被任命为代总工程师。由于当时我国的导弹研制还在起步阶段,仿制“1059”导弹不仅仅为了得到一个型号的导弹,还要以此形成生产力,为以后的发展打下基础。因此,需要建立一批必要的质量标准,工艺规则及各种规章制度。无疑,作为代总工程师,这个工作量是很大的。因为中国工业基础薄弱,经常会遇到没有符合原设计要求的材料,而必须寻找替代材料的问题。导弹有许多精密件,有的零部件因为各种原因,在加工时会超出允许误差,叫做“超差”。有的“超差”在一定条件下和一定范围内是允许的;有的则是坚决不允许的。这些“超差代料”问题,许多都需要总工程师签字,当然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可见,徐兰如当时承受的压力是何等之大。
     仿制“1059”导弹的工厂,原来是一个飞机修理厂,加工能力有限。虽然进行了改造,增加了设备,进行了技术培训,改进了工艺,但受制于当时的条件,仍不能满足仿制“1059”导弹的要求。为此,只能走全国大协作的道路,就是请其他单位协助制造或研发一些零部件,其中不乏高、精、尖产品。当时直接和间接参加协作的单位就达到了1400多家。在制造“1059”导弹的过程中,建立起这个协作网是一个重大成果,因为这就为以后研制新的导弹和火箭,铺就了一条“高速路”。根据规定,这些协作单位的产品是不是符合要求,由专门成立的“协作科”审定。他们没有把握的,就必须由总工程师决定,并签字负责,徐兰如挑的真可谓千斤重担。
     就在仿制“1059”导弹的关键时刻,总体设计部主任梁守槃被调走了。徐兰如作为副主任,又要担起总体部主任,也就是总设计师的职责。虽然“1059”导弹是仿制品,但是因为苏联交付的P2导弹资料不全,有些零部件只能自己测绘,有的还必须进行改动,而这往往又会牵一发而动全局,因此,总设计师仍有很多工作要做。作为代理总设计师和代理总工程师,徐兰如可谓“一肩挑双担”。偏偏这时,因为中苏交恶,苏联专家突然撤走了,困难和问题只能靠自己解决。这时的徐兰如身上的担子真可以用“重如泰山”来形容。为尽快仿制出“1059”导弹,他经常日夜加班,甚至就在总工程师办公室的桌上睡觉。因为要签字的文件太多,连签字的时间都要节省,他就刻了一个名章,需要总师签字的文件,都用盖章代替。在第一发“1059”导弹的出厂证书上,总工程师签字的那一栏,盖的就是徐兰如的名章,可以说,正是徐兰如为我国的第一枚导弹发放了“出生证”。
     1960年11月5号,“1059”导弹在二十基地,也就是现在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冲天而起,在预定距离精确命中目标。中国第一发自制的导弹终于在祖国大地上发射成功了。
     不久,“1059”导弹被正式命名为“东风一号”,人们称它为“东风第一枝”。现在“东风”各型导弹,已经形成了一个强大的系列。此后,徐兰如又担任过“东风二号”的总师,并且主持了“东风三号”的预研工作。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服从大局需要,从1965年开始,远离家人,在四川北部的大山中,领导三线建设,而且一干就是20年,直到大山沟里也造出了新型远程战略导弹。
      徐兰如是当之无愧的中国火箭和导弹的开拓者和功臣。现在,近百岁高龄的他,仍然密切关注着中国导弹和航天事业的发展,前不久还为运载火箭研究院题词:“后生可敬”,鼓励后来者发奋图强,为国防事业做出新的贡献。



最新评论

赵日超 发表于 2017-4-25 18:03:07
此稿由伍献军推荐,主要讲徐兰如最早从事我国火箭导弹的研制,并组织研制出我国的第一枚导弹,以及参与东风导弹的系列产品的研制,成为我国火箭导弹的先驱。我们国家能不怕特朗普的挑战恐吓,和我们掌握杀手锏洲际导弹有很大关系。宣传徐兰如具有现实意义。建议刊用。                  责任编辑范巨通
昭阳千垛 发表于 2017-5-4 18:18:42
拜读大作!向功臣致以崇高的敬礼并深深祝福!!!
赵日超 发表于 2019-8-5 23:02:00
导弹先驱
赵日超 发表于 2019-11-1 22:03:07
记住那些功臣!

QQ|手机版|小黑屋|Archiver|东方旅游文化网 ( 苏ICP备10083277号电话:13196963696 0517- 87030111

GMT+8, 2020-2-17 06:33 , Processed in 0.116319 second(s), 35 queries .

Powered by 轮盘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MG电子游戏注册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华人捕鱼3d电脑版下载 百樂坊娱乐代理加盟 百家乐试玩平台
太阳城投注 太阳城游戏 菲律宾申博娱乐官方网 888真人娱乐登入
菠萝彩票江苏11选5 和记娱乐线路检测登入 九州游戏直营网 777彩票娱乐登入
皇冠国际娱乐平台真的假的 战神官方网站 欧博代理 天下足球直播5月21
百家乐辅助分析软件 网络博平台 皇冠国际娱乐平台真的假的 澳门百家乐赢钱攻
520jbs.com 18s8.com 1112931.COM 568PT.COM 181ib.com
7TGP.COM 777sbsb.com 717sj.com XSB158.COM 3445111.COM
1113886.COM 898cw.com 567XTD.COM 1112125.COM 593ib.com
157psb.com 131sj.com DC353.COM XSB638.COM 101ib.com